0209

其實這一章節裡本來是有H

只是我懶得鎖密碼,每次密碼再簡單還是一堆人來問

所以我就索性把H給全部刪掉了XDDDDDDDD (遭讀者揍飛

 

 

Chapter 22

 

閔玧其回到家的時候,已經是午夜了。

 

打開朴智旻的房門,走到床邊,微微掀開了被子,將他的頭髮一絲一絲的理順

然後緩緩的俯下身,慢慢的吻上了額頭,再滑到眉眼,掠過鼻尖,輕輕的印到了唇上。

不敢有太大的動作,只是輕輕用嘴唇摩梭著他的柔軟,感受著他身上淡淡的香氣

漸漸的,心跳止不住的加速起來,唇被迫離開那片溫暖

歎了口氣起身走到浴室,脫掉衣服,打開了水龍頭。

有溫熱的水灑了下來,像極了他嘴唇的溫度,只能抑制不住的將額頭靠在冰冷的瓷磚上,慢慢的冷卻心中的煩躁。

 

忽的,有溫暖柔軟的東西纏住了腰,接著茸茸的觸感貼在了光裸的背上。急欲轉身,腰上的東西卻瞬的收緊。

「智旻……是智旻嗎?」轉不過身,卻感覺得到熟悉的心跳在輕輕震顫著皮膚

背後的人沒出聲,卻忽地有溫熱的東西滲了出來,順著閔玧其的背一滴一滴的往下淌,讓閔玧其一下慌了手腳。

「怎麼了,出什麼事了?」

「不…結婚,玧其……不結婚…好不好……好不好…」他的聲音細嫩沙啞的從身後傳來,被嘩嘩的水聲攪的霧濛濛的不真實

心裡一下雜亂起來,順著他滾燙呼吸的節奏一起一伏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「怎麼會呢,玧其永遠不結婚,陪智旻好不好……」強壓下心裡的迷亂,低聲哄著

「你騙人!他們說玧其要結婚,要有自己的寶寶,就不要智旻了……」聲音大了些,充斥著委屈,隨後調子又慢慢的降了下去

「智旻會乖乖的,以後會自己喝牛奶,自己睡午覺,再也不煩玧其了,行不行。不走,行不行……」

他哽咽哀求的聲音在空蕩的浴室裡迴響著,閔玧其對著面前的瓷磚,心裡火燙的悸動著,顫抖的慢慢問出了聲。

 

「智旻…智旻心裡,把玧其當作什麼人?」

後面忽的沒了聲音,他的頭髮濕了,黏在自己的背上,衣服也濕透了,可以感覺他的體溫和脈動

一時間,只有水流動的聲音,像是不會停止一樣。

「算了,你不懂的……」閔玧其歎了口氣,暗自揶揄自己不該問這種問題。

「我懂,我懂。」朴智旻急急的反駁著,停了一會,繼續說

「玧其,玧其是在…在心裡面的人,玧其…玧其是想…想睡在他懷裡的人,是想他時時刻刻都在身邊的人,是每天晚上…晚上都想偷偷親親的人……」

一段話說的結結巴巴,顛三倒四的,聲音越來越細,越來越小,到最後,似乎紅透了臉埋在了背後,連大氣都不敢出

像是有一雙手,將心裡那面一直蒙著霧的鏡子一點一點的擦亮,從裡面,看見了一直映照在心裡的想望

那些不明的,游移的,漸漸明晰的顯出了輪廓

那個男孩的輪廓,大眼黑眸,唇角輕揚,靈動的心也一片一片隨他蕩漾。

 

不知道什麼時候轉了過來,將他的小腦袋抬了起來,覆上了渴念已久的地方,輾轉深入,品嚐著甘美

水打濕了兩個人,四周只瀰漫著水汽的況味以及小人兒微微的喘息

娃娃,你微微墊起的腳尖很可愛,你仰著腦袋手臂緊緊圈住我脖子的樣子很可愛

你緊閉著眼睛,顫抖著卻又陶醉的樣子很可愛

我的娃娃,你的一切,都如此可愛……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第二天醒來的時候,娃娃雪白的手臂還纏在脖子上不肯鬆,脖子上點點的紅色痕跡一下子又讓閔玧其的心熱了起來

他,終於屬於我了,是我的,我的了……

不自抑的唇角上揚,然後攏緊了他,將臉埋在他的脖頸裡笑,從未有過的極傻的笑,讓幸福的氣息越發濃重起來。

 

「唔…幹嘛……」打擾到了的小人眉頭一下皺了起來,想將妨礙呼氣的人推開

「我的娃娃…娃娃…」又吻住了他紅潤的嘴,加深再加深,直到讓他也深深沉迷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清晨的塵埃在照射進屋裡的陽光中跳著舞,旋轉輪起,描繪著那個叫愛的美妙映像。

我很幸福,因為你…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「田柾國!」閔玧其坐在舒適的辦公桌前,叫住了在門口鬼鬼祟祟觀望的人

田柾國猛地一驚,轉身逃跑的時候一下撞翻了一旁的高大花瓶,一時唏哩嘩啦的一片亂響。

 

「找…找我什麼事。」還是被揪回來的某人一臉不自在,站在桌前問著

「哦,沒什麼大事。只是昨天智旻一直哭著說我要結婚的事來著,可我記得我好像已經把那期雜誌報紙都買斷了,電視媒體也打了招呼,你說他是怎麼知道的?」閔玧其淡笑著坐在桌前,把玩著手裡的鉛筆

「呃,是是是哦,他怎麼知道的……」面前的人冷汗直冒,結巴著無意識的重複著閔玧其的話

「所以啊,柾國不是好弟弟嘛,幫我查查到底是誰放話給他的,到時候,我一定……」

卡嚓一聲,手裡的筆應聲斷成兩截,激的田柾國呼吸一頓。

「我一定好好照顧一下他……」閔玧其將手裡的筆扔到一邊,將剛剛的話說完

「好,我…我去查再告…告訴你。我忙,我走了…小…小獅子找我……」田柾國硬擠出兩抹笑,倒退著往後走去,回頭時卻一下撞到了門框,也顧不得疼,一溜煙飛似的跑的沒影了。

閔玧其看著他的身影消失,慢慢露出了潔白的牙齒

讓我的娃娃哭了那麼久,禮尚往來而已,別怪我啊……

 

 

Chapter 23

 

夏艷轉為了秋色,讓人由疲憊交換為慵懶。

 

娃娃迷迷糊糊的時間越來越多,似乎總也睡不夠,等待吃飯的短暫時間,也能趴在寬闊餐廳的桌上沉眠

閔玧其接完電話回來就看見這一幕,然後不自覺的嘴角上揚,坐到了他身邊

娃娃長高了,頭髮有些長,總是沒空帶他去剪,現在已經細碎到了肩膀,顯得眼睛更大了

慢慢伸手穿過他的頭髮,在指尖摩梭著,然後突然憶起了第一次見他時候的樣子。

不是沒有想過去瞭解他的過去,可每次說起,他都躲閃。於是只好將那些疑問都屏蔽到心裡,只說讓他開心的,只看他喜悅的。

但,不說,不代表不存在。總想他由心底拔出那些陰霾,可卻無從下手,只能碌碌的看著睡著的他,一點辦法也沒有。

 

「您的牛排套餐……」侍者及時的打斷沉思,也讓小人迷濛的睜開了眼

「總算醒了,再睡就變成豬了。」閔玧其一邊說著,一邊伸手輕撫著朴智旻臉上一道一道紅紅的睡印

「太陽好暖和,坐著就想睡……」還揉著眼,然後胡亂的理了理頭髮

『Falling slowly,sing your melody……』閔玧其還沒開口,就被鈴聲打斷了

「少爺,老爺明天出院,說想見見你……」管家蒼老的聲音漫出

「知道了。」回答,然後慢慢的掛掉了電話。

轉頭看向朴智旻,看他努力吃得滿嘴的咖啡色醬汁,然後心裡的鬱結消散

是時候讓那個人見見他了,即使是狂風暴雨,也總有到來的一天吧……

 

到醫院的時候,已經是日幕了。那個人坐著在醫院的院子裡,安然的閉目養著神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「你找我?」閔玧其拉著朴智旻走到他的面前,低聲問著

他睜開了眼,視線凝視著閔玧其,然後落在了一旁羞澀的朴智旻身上。

「我想和玧其說幾句話,你去那邊坐一下好嗎?」他的臉上竟然泛著百年不遇的微笑,和藹的輕聲對朴智旻說著

朴智旻臉紅的乖巧點了點頭,看了閔玧其一眼,走到遠處的長椅上坐了下來。

「那個孩子,就是你從醫院裡帶出來的吧。」朴智旻走了好一會兒,閔父的眼睛還停留在他身上,忽地開口問道

「嗯。」他知道朴智旻是在意料之中,可沒想到,他會開口問

「好面熟的孩子啊,叫什……」

「你找我來什麼事。」閔玧其被他的異常搞得有些煩躁,一下打斷了他的話,並不想透露朴智旻太多的事情

「呵呵,還在生我氣吧。」他轉頭看向閔玧其,眼裡的光溫和的閃動著

「我也是病了以後,才感覺到的。原來,我們之間可以回憶的片段那麼少,於是,只能對著你媽的畫像,一遍一遍的說你小時候的事情…」

 

閔玧其沒做聲,心裡卻想起了很小的時候,父親抱著自己騎自行車時的情景

於是,忽地發現,他曾經會笑的臉是因為母親的離去而淹沒的,他曾經的強健是因歲月而彎折的

他的易怒易躁,也是由於自己的叛逆而日漸顯露的

那麼,這些,都是誰的錯,還是,這只是生活的車轍。

 

「你的CD我托陳管家買了,雖然你們年輕人的調調聽不懂,卻還是可以聽到你的努力。」閔父伸出乾瘦的手,緩緩的抓住了兒子修長的手指,慢慢摩梭著說

「我兒子的手,就應該是彈琴的吧。那些文件和金錢對你來說,太沉了,也太髒了,還是我來吧……」

眼裡開始有溫熱回湧,讓一直凝視的娃娃在眼裡化成了泡沫

沒有說話,只是收攏了手,牢牢的纏住那些枯木一樣的手指,不放了……

兩人頭一次說這麼久的話,一直說到有星星開始綴上天空時,說到院子裡的人聲消散時,說到娃娃的腦袋又開始一點一點的垂下時。

 

「那個孩子。」道別的時候,閔父面朝向朴智旻對閔玧其說著,「那個孩子,應該不太適合這裡。有可能的話,帶他走吧。有什麼需要,就對我說說…」

「嗯,我知道了……謝謝。」

 

「那個,是玧其的爸爸嗎?」朴智旻仰著腦袋,走在去停車場的路上。

「嗯。」

「那一定是個好爸爸……」朴智旻大步的走著,將閔玧其的手一上一下的搖著。

「是啊,他是……」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那面牆的漸漸轟塌,才看清了你的臉,已是滿面塵霜,兩鬢斑白了

恍然發現原來錯失了那麼多機會,那麼多面對面說清楚的機會

沒能理解你,對不起;沒能關懷你,對不起;沒能說出我的愛,對不起……

 

 

Chapter 24

 

再一次拿起焰棲的時候,心裡著實感慨萬千

坐在錄音室外的沙發上,只能慢慢的勾出單音,一到繁複的地方,手就開始不聽使喚的僵硬起來。

這樣的我,真的還可以嗎?

 

衣角被牽動,看到朴智旻手裡捧了一大疊紙,站在面前看著自己。

「怎麼了?」拉著他往沙發上坐,可他卻固執的站著

「我…那個…沒事幹的時候…寫的……玧其…玧其可以看看嗎?」越說臉越紅,後面和蚊子叫差不多

笑開了揉了揉他的小臉,接過了紙,順手拉他坐下,在旁邊一同看著。

 

「寫的很好啊!」閔玧其看後誇張的大聲說著,表情生動的把臉埋在朴智旻的肩膀上假泣,「啊,超過我了,我不要啊!」

「真的嗎,真的…好嗎?」

朴智旻的臉一下亮了起來,興奮的呵呵笑著,似乎對閔玧其的讚賞十分的開心。

「嗯,很好,非常好!」毫不吝惜的讚美著,然後親親他紅紅的臉,然後突然有了靈感

「智旻,明天下午再到這裡來一次好嗎?」抱著他搖晃著,誘哄著,「我明天下午先有個通告,不能帶你來,自己能找到吧?」

朴智旻低下了腦袋,猶豫了一會兒,最終敵不過閔玧其的搖晃,無奈的點了點頭。

 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第二天下午三點

 

「我說,你既然擔心,為什麼不帶著來就好了,非要他自己走幹嘛?」最近很閒的田柾國翹著二郎腿,一邊翻著錄音室的雜誌,一邊覷著在鐘前走來走去的閔玧其

「懂什麼?」閔玧其煩躁的抓了抓頭髮,又看了眼表,「不讓他單獨走,他永遠都只能待在搖籃裡……」

「得了,你的父性光環又爆發了,我可得閃遠點……」田柾國收拾收拾手邊的雜誌,起身往外走

「去哪?」

「回家啊,省得你等會兒膩歪,害我眼熱......」經過以往長期的教訓得出,如果你沒有十足把握與閔家小娃娃保持精準距離,還是能滾多遠滾多遠比較保險

「我和你一起下去,順便買點…嗯…」似乎是強撐著往下說,卻半天也沒想起來要買什麼。

切,想下去就直說,還不是去那裡做望娃娃石……

 

下午的陽光斜照進公司寬敞的玻璃門裡,灑下琥珀色的光輝

閔玧其定住了腳步,看著老遠廣場上低著頭朝這邊一步一挪的人,所有焦躁一掃而空。

 

「哎,滿意了吧,娃娃又不笨。」田柾國調侃的靠到閔玧其身邊,嬉笑著

閔玧其斜著看了田柾國一眼,臉一板。

「娃娃是你可以叫的……?」

此時,一種欲哭無淚的挫折感深深包圍著田柾國,哎,這樣也能被抓住把柄,還是趕快閃的好……

 

看著田柾國的身影一溜煙的滑過門口,然後又看著那個慢慢靠近的人。

忽然有人纏住他了,是個賣花的小孩

有他一半多高的樣子,手裡是大把的玫瑰,舉著擋著不讓他走

閔玧其皺了皺眉,準備走出去幫他解圍,卻看他已經慢慢的蹲下來了

他在那些花裡挑了很久,抽出了一枝,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一團揉的皺巴巴的錢,放到了他手裡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不自抑的笑了起來,然後回身往樓上走著

朴智旻,我可愛的娃娃,你給的可張張都是百元鈔阿,這樣下去,我閔玧其可要破產了

不過,你一個人穿越的那些馬路,以及你低下身與人交流的瞬間,無價……

 

「玧其,玧其,看,看……」興奮推門進來的人,手裡拿著一朵有些殘破的玫瑰。

任他將脖子纏住,然後自顧自的坐在了自己腿上,將花放到自己面前。

「很漂亮啊,送給我的嗎?」假裝初次看見,把花放在鼻尖嗅著

「嗯,這朵壓在下面弄壞了,葉子都掉了,可還是很漂亮對不對?」討好的抓著閔玧其的手,讓閔玧其不自覺的收緊五指,溫熱他被風弄的冰涼的手

「對了,玧其找我什麼事?」興奮過後,大眼呼扇的問著

「嗯,想讓智旻幫我個忙。」閔玧其輕輕的讓朴智旻從腿上下來,向錄音師打了個招呼,將朴智旻領進了錄音室

朴智旻好奇的看著閔玧其調整著話筒的高度,一時不敢吱聲。

 

「智旻還記得昨天給我看的東西嗎?」終於準備好了,閔玧其低下頭問著,在看他重重點頭時微微一笑,接著說

「我的新單曲需要一個Intro,就是序言。智旻幫我錄好嗎,就用昨天給我看的東西。」

「我…我不行……我不會…」有些驚慌的低下頭,手裡抓著衣擺不停的扭

「沒事的,我就在跟前,不要緊張,放鬆的說出來就好了。」閔玧其回身按滅了錄音室的燈,然後摸索到朴智旻身邊,輕輕抓著他的手往話筒上放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噓,開始了……」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閔玧其牢牢握著朴智旻的手,讓他緊緊的感受著話筒的溫度,然後讓他的背貼進懷裡,安撫他微微的顫抖。

「我……」小人緊張的聲音也跟著抖,強制的深吸了口氣,又僵硬的開了口

「我看不見,不…不代表我不能去感覺…

 我聽不見,不代表無法去想念

 說不出口的,不代表我不懂愛

 唱不完的,不代表我的聲也斷……

朴智旻的聲音有些稚嫩,慢慢的由開始的緊繃到流暢,在黑漆的房間裡讓人安然

慢慢的,朴智旻的音色暗下,閔玧其的低吟漸起,像是回答一樣的一句一句慢慢應著。

 

「你看不見,其實你的感覺更純粹

 你聽不見,其實你的想念更溫暖

 說不出口的,其實愛戀更濃烈

 唱不完的,其實氣息更久遠…… 」

 

「我聽見了……」

「什麼……?」

「你的心跳……」

「它只為你唱……」

 

 

Chapter 25

 

《只為你唱》的發行,預示著閔玧其歌手生涯中的又一次輝煌,也意味著,曝光率的大幅度增加

很快,那個為這張單曲做序言的男孩的臉,出現在了八卦娛樂雜誌的封面

天使一般巧笑嫣然,而最重要的是,環抱著他的當紅新星臉上流瀉出的一臉寵溺

很快,閔玧其的性向成為了熱烈討論的話題,而伴隨而來的,是對過去歲月的抽絲剝繭

朴智旻的病歷很快被翻出,在雜誌明晃晃的標題上掛著,引起媒體嘩然

一個明星包養著一個智力非正常的男孩,這無論如何都是傳媒眼裡的絕好新聞和有利可尋的發掘點

樓前開始通宵架起了攝影機,一群聞訊而來的人像蜜蜂一樣孜孜不倦的圍堵著,尋找著讓雜誌銷量猛增的爆點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閔玧其默默的拉上了窗簾,轉頭看著在床上睡熟的小人,走到床頭按滅了壁燈,輕輕的開門走了出去

這件事,智旻應該是知道的,雖然那些不堪的雜誌並未送到家裡,可電視上的新聞卻是擋也擋不住

可他表現的很淡,一樣的按時吃飯,一樣的准點睡覺,讓閔玧其的心裡一下沒了底,惴惴著。

在客廳點上一根煙,卻沒有放到嘴邊,只是任它燃著,不做聲響。

 

「睡不著嗎?」忽然響起的聲音讓閔玧其手一抖,煙灰落了一地

朴智旻穿著寬大的睡衣,扶著門框,直直的站在門口。

「不是睡了嗎,怎麼起來了?」趕緊掐滅了煙,伸出手讓他過來

朴智旻乖巧的靠坐在閔玧其的懷裡,將閔玧其的手拉出來,放在手下比著。

「害怕嗎?」將手指從他的指縫中滑過,交叉握緊

懷裡的人搖了搖頭,另一隻手將閔玧其的手撐開,繼續將手放在上面比著。

「玧其的手,很大,很溫暖……」朴智旻喃喃的說著不相關的話

一時沒了言語,將手展開,任他的手在上面亂畫著。

「玧其的眼睛很亮,嘴巴笑起來會有彎彎的弧度,玧其吃飯的時候很優雅,辦公的樣子很嚴肅,可是唱起歌的樣子很溫柔……」

朴智旻仔細的描繪著閔玧其掌心的紋路,繼續說,「這些,外面的那些人都不知道,可是我知道。所以,我很厲害對不對?」

聲音裡忽的有了調皮的調調,回頭笑彎了眼的看著閔玧其

心裡突生的暖流讓淚都回淌,笑著點了點他的鼻子。

「我的娃娃,最厲害……」

 

公司召開了緊急的會議,商討著解決的辦法。

「不如,開一場歌迷見面會,把這事兒澄清一下。」經紀人大哥打開話頭,想著提案

「目前來說,只能這樣了,不要引起反效果才好。」公司主管沉思了片刻後說,「閔玧其,準備一下,好好想想兩天後怎麼說服歌迷。」

「嗯。」

閔玧其埋頭想著,隨口應了一聲。

娃娃,是時候帶你看看,那個我曾經渴望的地方……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兩天後,歌迷見面會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 

「智旻還沒到嗎?」有些焦急的問著剛從外面進來的田柾國。

「你放心吧,南俊哥帶著他呢,八成還要梳妝打扮一下,當然會遲一點。」田柾國一邊說一邊將手裡的花束交給陪著一同來的金泰亨,示意他找個地方休息一下

「就是,你著個什麼急。快開場了,等你唱完一首,他差不多就來了。」一旁助陣的希澈也閒閒的說著,手一刻不停的整理著頭髮

「玧其,該上了!」工作人員突然推門催促。

「放心去吧,我去你家看看,說不定南俊那傢伙溺死在飯桶裡了呢。」田柾國調侃的拍了拍閔玧其的肩,讓閔玧其不得不正了正心神,整了整衣服往舞台上跑

場下尖叫四起,燈光打了下來,坐在台上安靜的唱,心裡一陣忙然。

原來,那些聲音,沒了你,都是空……

 

開場的幾首歌終了,就又迫不及待的往後台跑

推開休息室的門,搜尋著熟悉的身影,卻還是落了空。

 

「玧…玧其哥。」金泰亨在看他進來的時候肩膀一抖,眼睛紅紅的,聲音裡帶著哭腔,一旁的希澈也一臉陰沉。

心,猛地一沉,那種縈繞已久的不安開始透過縫隙蒸騰出來,讓閔玧其呆立在原地。

「怎…怎麼了?」好久才開了口,發現聲音已經緊的暗啞

「柾國…柾國剛才來電話了,家裡的門大開著,南…南俊哥倒在地上,地上都…都是血。智旻,智旻不見了……」

金泰亨哽咽的聲音漸漸的在耳邊消失了,只有那句不見了,不見了一直在迴響

整個人被掏空了一樣的靠在牆上,隱忍的焦慮瞬間爆發,想也沒想的回頭拉開門,往外衝去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「你去哪裡!?」希澈上前一把拉住他的衣服,阻止他的去勢

「我…我找他,我去找他……」無意識的嘴裡胡亂說著,連眼睛也開始狂亂起來

「你現在去也沒用啊,柾國已經報警了,你回去幫不上忙,不如等見面會結……」

「去他的見面會!我要去找他,讓我去找他!!」閔玧其一下爆發似的推開還在說話的希澈,大聲的吼道。

「你他媽把爛攤子扔下誰來扛!好歹也交代一聲再走!」希澈也火氣來了,將閔玧其硬抵在牆上,聲音更大的叫著,「就是找,你知道去哪找嗎?你知道怎麼找嗎?冷靜點好不好!」

 

閔玧其被冰冷的牆壁一撞,眼裡的狂亂漸漸渙散了些

兩人對峙了很久,凝結的空氣中一時只剩下休息室僵硬的時鐘聲,和外面隱隱可聞的尖叫嘩響

沉默了一會兒,閔玧其慢慢將希澈抓著衣領的手掰開,拿起了一邊放著的焰棲,慢慢的沿著走廊往舞台上走去。

 

底下的人群在看到閔玧其身影的時候瞬間沸騰了起來,尖叫聲不絕於耳

閔玧其將焰棲挎在身上,走到了麥克風前

《只為你唱》的旋律慢慢響起,身後的樂隊賣力的拉開了前奏,可半天,那把熟悉的聲音都沒再響起

場下開始有了悄聲的議論和嘩然,可台上的人置若罔聞,沒聽見似的發著呆

閔玧其慢慢的抬起了頭,調整了一下話筒,樂隊停止了伴奏,準備重新開始,卻在他開始說話的時候堪堪的停住了。

 

「本來……今天讓大家來,是想讓大家認識一個人。」閔玧其撫著話筒,眼睛盯著舞台前方的燈光,聲音淡淡哽咽流淌著

「可是他害羞,不敢來,所以只好我來代他講……」

「我認識他有兩年了吧,若追溯到以前,那就更久了。知道我們的人都說他是我的心頭寶,其實,他們錯了。他是纏在我心裡的藤蔓,每一條根,每一片葉,都深深的扎到了我的血脈裡。我看著他發芽,開出花,看著他稚嫩的朝我綻放微笑,看著他溫暖的向我伸展雙手,看著他曾經漆黑的眼刷上了光彩,看的我的心也慢慢的纏繞了進去……」

閔玧其緩了口氣,將視線放在一瞬間鴉雀無聲的場內,繼續說著。

「或許你們認為我們是異類,或許你們不能相信這種感情,可是,沒關係,我只想說出來,說給你們聽……所以,謝謝。再見了……」

慢慢的將身上的焰棲取了下來,掛在了麥克風架上,轉身朝來時的路往回走,不顧身後全場的哭叫和雜響,只是往前走。

 ※版權所有,嚴禁複製及轉貼,違者必究※

娃娃,我小時候聽過一個故事,內容記不得了

只記得在故事的最後,媽媽告訴我,神在我們得到的同時,也會讓我們失去一些,這樣才會有所平衡。

於是,我將那些繁華,那些光鮮,那些爍爍然的渴望,都埋葬了

這樣,神會讓你會回到我身邊嗎?

 


to be continued ……

 

 


 

應該有眼尖的阿米發現抽獎文已經PO出了XD

回歸抽獎Special Event pt.2預計2/15展開

這次的禮物一樣是忙內賴的韓站商品跟ETUDE彩妝品

抽獎方式一樣照舊用Q&A表單

這次的問題會比100萬人次抽獎簡單

歡迎阿米們共襄盛舉ㅋㅋㅋ

 

2542.gif

 

 

,
創作者介紹

Vivienne ✿ 遊樂園

Vivienne 茜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9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9)

發表留言
  • 郁兒w
  • 居然刪H!!!!!!!
    歐膩妳太過份了我不要理妳了啦😂😂😂
    嗚嗚雞米又發生什麼事了TTTT
    每次更新都好精彩
    迫不及待想看接下來的劇情啦!!!
  • 田臻果
  • 等等 還我H來 XDDDDDDDDDD
    覺得軟軟的糯米雞真的萌到炸掉....H應該很萌(好想看阿阿
    威脅果果那裡我笑瘋XXDDD
    然後然後...不會又要開始虐了吧.... (不阿阿
  • 小君
  • 是那個驕縱的大小姐嗎?還是泰亨的父親????南俊受傷了,事情越來越誇張越來越大了,智旻能安然無恙嗎?發瘋的玧其,就像不定時的炸彈阿,快找到智旻吧…小娃娃是很脆弱的
  • SeolHyun
  • 好看T T
    期待更新~也期待pt.2活動~
  • 佳
  • 我的H阿阿阿阿阿阿!!!!!!!!!!!!!!!
  • Hime Aiuchi
  • 好好看TATTTTTT
    雞米不會又要變回去了吧...好擔心哪
    期待歐膩更新
    歐膩辛苦了~ 還要辦活動
    Fighting!
  • 雨點
  • 大大妳刪h怎麼行!!!!!
    這是我精神糧食的說(淚奔
    希望雞米和玧其最後都沒事TTTTT
    姐姐的文真的寫到心坎裡 期待更新~~
  • Azul
  • 更了
    鏡子那段 很有感覺
    以為要幸福 又來一次重擊 虐的我不要不要的
  • 卉卉
  • 歐膩
    我想要參加抽獎可是我沒有密碼歐膩救救我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